千人智庫官方二維碼

首頁  >   千人智庫 > 首頁焦點
“落后就要挨打”,種業安全是一場無硝煙的戰爭
時間:2019-09-18 10:50:34來源:千人雜志
提交需求
提要:“‘落后就要挨打’,種業的競爭關系到整個國家,整個農業產業的競爭,種業的競爭力決定了一個國家農業和農產品的競爭力,也決定了國家穩定與否的競爭力,是一場看不見硝煙的高科技戰爭。”
“落后就要挨打”,種業安全是一場無硝煙的戰爭

  文/本刊記者 何中花

1公斤水稻種子通過種植可收獲384公斤稻谷,

1公斤玉米種子通過種植可收獲370公斤玉米粒。

在世界糧農產品標準化和自由貿易化進程不斷加快的環境下,種業是糧食產業鏈上游的關鍵環節,如果一國的種子市場被別國種業巨頭控制,那么其農業發展的“咽喉”就會被別國扼住。

“‘落后就要挨打’,種業的競爭關系到整個國家,整個農業產業的競爭,種業的競爭力決定了一個國家農業和農產品的競爭力,也決定了國家穩定與否的競爭力,是一場看不見硝煙的高科技戰爭。”福建農林大學農學院副教授季彪俊的一番話,讓我們看到了種業安全對于一個國家的重要性,也讓我們明白保護我國的種業安全已迫在眉睫。

種子安全是國家安全的保證和前提

人們經常說種子安全了,糧食才安全。“種子安全”和“糧食安全”實則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定義,糧食安全是指“人們在任何時候,都能夠以能承擔得起的價格,實際獲得充足的、安全的和有營養的食物,來滿足其積極健康生活的膳食需要和食物偏好”。即,食物安全,按馬克思的需求論,可以滿足人類的第一需求。種子是農業生產最基本、最主要的生產資料,特殊且不可替代,是各項農業技術和農業生產資料發揮作用的載體。種子安全影響著后續農業的方方面面,影響著國民的糧食供給。

種子生產的目的是最后必然會長成糧食,種子與糧食的關系是一個必然的聯系。因此,種子安全是糧食安全的前提條件,排除其他因素的影響,種子的安全與否基本上就決定了糧食的安全與否。

季彪俊表示,我國作為農業大國,保護種子安全具體有著以下3個方面的重要意義:

第一,保護種子安全是保證糧食安全的基礎,種子安全才可能糧食安全。在目前我國糧食安全還面臨一定威脅的情況下,保證種子安全才可能一定程度上保證我國的糧食安全,保證我國糧食不受制于人。作為一種特殊商品,種子通過糧食生產的效益放大作用影響農業生產和糧食安全,被稱為“國家糧食安全的命脈”。

第二,保護種子安全就是保護農業,保護國家安全。在現階段,沒有種子,農業就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農業技術改良、農業增效、農民增收、農業穩定等都無從談起。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曾經說過,誰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國家;誰控制了糧食,就控制了人類;誰控制了貨幣,就控制了全球經濟。

第三,種子安全是隱形的高科技競爭。近年來,由于育種方式的變化、知識產權保護的加強以及分子生物育種技術的大量使用,果實和種子實現了分離,種子商業化程度越來越高,種子已經成為一種科技含量較高的特殊商品。

若我國種業市場長期被“洋種子”侵占,那么則會帶來十分嚴重的后果。

第一,市場逐漸被“洋種子”壟斷。商家漫天要價,甚至還有黃牛在中間吃差價,幾經轉手到了農戶手里,種子價格已經上天了。“洋種子”的定價權、供貨權都掌握在外國人手里,無疑加強了國外壟斷資本對我國農業生產領域的控制權。

第二,種子創新后續乏力。洋種子占領著大部分的市場,意味著國產種子的生存空間被擠壓,許多老品種已經在市場競爭中慢慢消失了。擠壓了我國自主品牌的生存空間,打擊了我國在該領域自主創新的積極性。當老品種消失的七七八八,一旦有一天跨國種業巨頭不再供應種子,我們連育種所需的種質資源都沒有,又該拿什么來生產糧食、蔬菜和水果?

第三,擠壓科研動力。外資給中國市場帶來了優質的種子資源,卻并未帶來國內種業急需科研成果、管理經驗等核心競爭力。

第四,威脅糧食安全。外資壟斷蔬菜種子后產生的高價格、高風險“苦果”已逐步顯現,業界普遍擔心,一旦外資控制玉米、水稻等大田作物,可能會對國家糧食安全造成威脅。

中國是糧食生產大國,也是種子需求大國

中國常年用種量125億公斤,市場規模高達650億元,未來隨著種子商品化率的提高,其市場總額將超千億元。然而,中國種業的整體競爭力卻不強。

在種子供需方面,目前我國水稻、玉米、小麥、棉花種子基本上是自給自足,且供大于求,但蔬菜花卉種子卻大量依賴進口。2013年,中國進口種子高達40736噸,價值2.55億美元。其中,蔬菜/瓜果、草類(黑麥草、羊茅、三葉草、草坪草)、甜菜和向日葵種子位居中國種子進口價值的前四位。美國是中國最大的種子供應國,其進口數量占中國種子進口總量的60%,主要集中在草類、向日葵和蔬菜/瓜果方面。除了進口種子外,國外種子巨頭還在華建立合資企業或者獨資企業。目前國內種子市場上,甜菜種子95%是外國品種,向日葵分油葵和食葵,其中,食葵大約有60%是國外品種。

隨著全球種子商品化率的不斷提升,全球種子市場價值持續增長,2013年全球種子市場價值達481億美元,其中美國種子市場價值最大,為129億美元,占全球種子市場的27%;中國排名第二,為105億美元,占全球種子市場的22%,且市場占有率上升很快。預計到2020年,全球商業化種子市場價值將達到721億美元。在商業化種子里,玉米種子作為第一大商業化種子類別,2013年總銷售額達201億美元;大豆種子作為第二大商業化種子類別,2013年總銷售額達80億美元。同時,世界種子市場壟斷趨勢日益明顯,2013年世界前十強種子公司市場集中度超過55%,僅孟山都一家公司的國際商品化種子的市場占有率就高達21%。

沒有優良的種子,不僅糧食安全保證不了,食物安全也會被別人扼住要害。與孟山都、先鋒等跨國種業巨頭相比,我國的種子企業毫無優勢可言,全國種子企業的產額相加都不敵國外一家種子公司。

有觀點認為,只要守住了耕地紅線,糧食安全就有了最大的保障,對種業不必過于憂慮,畢竟可以通過國際市場滿足需求。為此,季彪俊認為,守住耕地紅線,僅是將糧食安全把握在手上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將種子掌握在自己手里。

“首先,耕地紅線只是一個極低的能滿足自身需要的一個標準,大量通過國際市場引進糧食根本無法確保糧食的安全性,當糧食安全得不到最大保障時,國際市場上購買的經濟支出肯定會比自己生產出來的糧食高。其次,人口日漸增加,耕地若只維持在一個固定水準,總有一天人們對糧食的需求會打破這個標準的耕地所能產生的生產量。第三,如今耕地所承擔的已經不僅僅是生產糧食的作用,生態景觀、花草樹木、工業、建設開發等都需要耕地,所以保護耕地面積只能是一個初步要求。”

從耕地面積的產出與資源來看,我國耕地面積為18.26億畝,人均占有耕地為1.36畝,僅為世界人均數3.45畝的40%。聯合國糧農組織提出0.8畝是人均占有耕地的最低界限,而我國2800多個縣級行政單位中,有664個縣人均占有耕地低于0.8畝,占全國縣級區劃單位的23.7%。同時,我國水資源時空分布嚴重不均,北方水少地多,耕地資源占64%,水資源總量僅占全國的16.8%;南方水多地少,水資源占全國的83.2%,耕地資源僅占36%。兩項交集,2012年,我國農田有效灌溉面積9.05億畝,僅占耕地面積的46.4%,同時灌溉水生產效率僅為0.8公斤/方,不到西方發達國家的一半。要保證糧食安全,只有通過種業創新才可能完成。

袁隆平院士曾語重心長地告誡我們:“關鍵時刻,一粒小小的種子能夠絆倒一個強大的國家。” 一粒種子可以改變一個世界,一個品種可以造福一個民族。培育優質高產的好種子,是彌補我國有效農業天然資源稟賦不足缺陷的重要手段。種業的發展已經上升為我國戰略性基礎性核心產業。

中國種業:機遇與挑戰并存

近年來,我國種業發展環境得到顯著改善,以全國人大修訂《種子法》、國務院出臺3個種業工作文件為主要標志,構建了我國現代種業的頂層設計,形成了種業發展的“四梁八柱”。

我國2014年啟動并逐步擴大的種業人才發展和科研成果權益改革試點也取得了明顯成效。科研人員積極性高了,在思想認識上由“要我創新”到“我要創新”。創新成果產出更快了,農業農村部數據表明,2014年以來,122家試點單位確權的種業成果達到5000多件,比試點前增加了50%以上。其中,植物新品種權800多件,是試點前的1.2倍。國家種業成果公開交易平臺完成各類交易200多項,交易額約3.3億元。試點單位到企業兼職的科研人員達到700多人,辭職到種子企業的有30多人,一大批科研人員正成為企業的科研領軍人才。

隨著現代種業建設的逐步推進,我國種業從總體上來說已有了長足的發展,形成了一批“育繁推”一體化企業和上市公司,在國內種業市場中占主導地位。但是,我國大型種子企業都是建立在以糧食作物為主體,以“兩雜”(雜交玉米和雜交水稻)品種為主要經營對象、以高產為目標的種子經營理念,生產經營體系比較單一。雖然在過去的歷史階段發揮過重要作用,然而,要適應當今供給側改革,面對品質優、效益高、環境綠的要求,顯得不相匹配了,這就是我國種業面臨的挑戰所在。就長遠發展而言,種子企業一定要定好位,尤其是“育繁推”一體化企業和具有較強育種能力的企業,一定要調整思路,突出重點,把優質、綠色、高效作為育種目標抓好抓實,用一部分力量來發展諸如雜糧、雜豆、薯類、經濟作物的種子種苗業務,如此才能在結構調整中贏得先機。

據統計,我國目前約有450家專門從事作物品種選育和改良的機構,全國農作物種子經營企業(持證)5000余家,然而中國的種業市場長期被“洋種子”侵占,究其原因,季彪俊解釋了4點。

第一,我國種子企業理念落后、標準差、質量低。中國大多數企業以糧食生產加工模式制種,標準低質量差。而相對于國產種子,“洋種子”無論在發芽率、品相、產量、純度和發芽率、耐儲藏等,還是在抗病蟲害能力、化肥用量、產品外形好、能賣高價(長期相信國外的東西好)等方面方面,優勢都比較明顯。以番茄種子為例,國內種子種出來的番茄果型大,但是成熟的果實較軟,存放時間短。荷蘭種子種出來的番茄為硬果型,果實成熟后不易腐爛,可以存放20多天到一個月,也便于運輸。

第二,與市場脫節,沒有相應的投入。我國的種子產業育的少,繁的多,推的濫。我國88%的育種都由科研單位完成。由于科研單位沒有進行市場推廣的資金和人力,以前培育出了新品種,開完成果鑒定會后就束之高閣了。企業只是購買相應的品種進行繁殖和推銷,營銷過程不注重知識產權保護。

第三,重“兩雜”,輕其他。僅對兩雜重視,以外的種子主要以小公司甚至家庭為單位進行種子代繁。由于缺乏統一布局和綜合規劃,未形成生產的專業化、規模化和產業化。

第四,外資介入明顯。我國種子市場龐大,全面開放后,外資介入有較大的利潤空間,人多地少的國情及近年政策調整也為外資迅速介入提供了條件。與國內種業企業相比,外資巨頭擁有強大的競爭優勢。

光明依舊,保護種業安全需多方努力

當今世界,種業格局呈現消費市場擴大、行業高度集中、“育繁推”一體化、創新主體企業化、知識產權保護逐漸受重視、企業規模擴大化等發展趨勢,國與國之間的種業競爭也越來越白熱化,競爭焦點主要集中在3個方面。

第一,高新科技和人才的競爭。當今世界種業甚至世界農業競爭的焦點就是科學技術和掌握科學技術的人才。誰抓住了技術和人才,誰就在競爭中占據了主動。目前,雖然我國各大農業高校大都開設了種子科學與工程專業,專門培養種業人才,但由于品種的選育、種子的生產等工作的臟、累、苦,機械化與智能化程度低,使得許多該專業畢業的人才沒有從事專業的工作,造成人才的斷層與智力浪費。隨著我國老齡化的快速發展,當目前正在田間努力工作的70后老去,下一個十年,勢必影響了我國在種業上的競爭能力,應當引起我國從業人員與國家管理層的重視。

第二,全方位渠道的競爭。產品從生產商到消費者手中所有的流通環節,是由廣大的經銷商、零售商組成的使產品或服務從生產領域到消費領域的所有流通領域。而種子企業的營銷網絡則是由廣大的中間經銷商、終端零售商組成使種子從生產企業流通到農民的所有環節。銷售渠道貫通了從農戶、銷售商、零售商的流通領域,掌握住銷售渠道可以快速地使種子流通到農民手上。當企業將一個不適應種子產業發展的網絡渠道培育成功時,新的巨頭就誕生了。

第三,高品質產品的競爭。產品是營銷的載體,把商家、經銷商和消費者聯系在一起。產品是銷售的核心,只有受人們喜愛的產品才能快速地銷售出去。種業的產品既包括品種的性能,如品種的豐產性、適應性、抗逆性等,又包括種子的外在質量,如種子的純度、凈度、芽率、水分甚至是包裝質量。具體到近階段,我國種業市場中的產品就是商家擁有知識產權或經營權生產出來的、質量合格的、供農民種植的種子。

隨著中國市場經濟的逐步發展和完善,種子行業走向市場、參與國際競爭是一個必然趨勢,面對經濟全球化的挑戰和實力雄厚跨國種業集團的競爭,中國種業該如何應對?季彪俊認為應從以下幾點出發:

第一,完善種業法制體系,規范種子產業發展。完善的管理體系,法制化、規范化的種業市場環境,公平、公正、有序的競爭機制,是我國種業健康、快速發展的重要保證。

第二,加速品種保護速度,加強保護強度。新品種申請與保護要不斷完善,并且要加速新品種的申請過程,盡快讓新品種進入市場,促進種業良性發展;對育成的新品種保護力度要加強,保證種業的良性競爭;同時對侵犯新品種權的加大懲罰力度,讓違法者不敢再犯。

第三,改變育種的導向機制與研發模式,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在現有的基礎上,進一步出臺政策,打破科研院所和企業界限,建立科企緊密合作、收益按比例分享的商業化育種科技創新組織體系。讓企業在引進科研人才的基礎上,培育經營人才、管理人才,切實提高我國種業發展經營水平、技術水平和管理水平,增加核心競爭力。

第四,加強對種業發展的政策扶持,提高企業創新能力。我國種子產業起步較晚,基礎相對薄弱,多數企業正處于成長階段,綜合實力還不強,目前面臨國際化競爭形勢,決定了必須要加大對種業的扶持力度,實行積極的產業發展政策。同時,在適當時機,將弱小種業企業合并,集中種業資源,打造企業創新能力,提升市場競爭力,在創新上促進企業“彎道超車”。

第五,緊密結合國家戰略,促進三農種業的發展。種業是農業的基礎,與三農息息相關,種業發展應結合國家戰略。就當前來說,應該放開眼光,結合國家的鄉村振興戰略,大力開發與發展能為農民脫貧、農村振興的新作物、新品種、新方法,從而與國家一起,共同興盛,形成服務于三農、服務于鄉村振興的種業。

一直以來,季彪俊都從事著作物遺傳育種、種子科學與工程、生物技術、作物信息學等方面的研究工作,作為高校科研群體的一員,季彪俊認為高校科研工作者在保護國家種業安全方面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需要做的也有很多。

一是認真負責地傳授種業知識,為種業培養高級適用的專門人才。高校承擔著培養種業人才的重要任務,這個作用無可替代,也是種業長興長旺的基礎,因此要結合種業實際,認真傳授種業相關知識,將學生培養成適應種業發展、具有高度的創新意識,并會將知識應用于實踐中的高級專門人才。

二是與種業企業結合,培育種業創新機制。不僅在人才培養過程中,還要在種業企業的發展過程中,建立高校的創新培養機制與企業自身的創新機制,促進種業的永續發展。

三是應重點開展基礎性、前沿性和應用技術性研究,加強與育種相關的資源儲備及重要的遺傳基礎研究,為種子企業的發展提供科技支撐。順勢調整學科結構,拓展學科領域的研究,加大對種業有關的如種植環境資源綜合利用、節本高效生產技術、綠色生產技術、加工增值技術等方面的研究。

四是與人工智能、現代信息技術相結合,促進品種選育的智能化、機械化,減輕從業人員的勞動強度,增加新生力量加入種業的興趣與積極性,為中國種業增強競爭能力。

五是在現階段科研能力不足的情況下,部分企業可與高校結合,利用項目合作、人才培養合作等方式,培育自身的人才與創新能力;高校也可從合作中了解種業發展需求,提升人才培養的層次,把握人才培養的目標。

六是法制的加強必須促進種業規范化和知識產權保護的強化。中國種業已由野蠻生長階段過渡到合規發展時代,除農業人才外,種業企業對管理人才、法制人才等需求將會更大,在種業人才培養過程中要注重這些變化,促進人才培養與時俱進。

結語

“種業是朝陽產業,是國家社會不可或缺的產業。只要人類存活,就需要糧食,可以預見,在沒有解決人類自身可以合成食物這個問題之前,種業前景光明依舊。”對待中國種業的未來,季彪俊十分看好。任何產業的發展,都與國家戰略息息相關。種業的發展也要與“一帶一路”、“鄉村振興”等國家戰略相結合,走出國門、秀出雄心,以幫助農戶的為主要出發點,才能在種業發展的浪潮中爭上潮頭。另外,中小型企業為了避免被邊緣化,要從“效率革命”開始,比拼商業模式、創新模式,才能占有一席之地。

 

季彪俊,福建農林大學農學院副教授

標簽
落后 就要 挨打 全是 一場 硝煙 戰爭

版權聲明:千人智庫網系千人智庫唯一官方網站,凡轉載本網內容請注明來源與作者。

作者系何中花

評論詳情

   暫無相關評論!
RSS訂閱
新疆18选7开奖时间